导语:《生死二十八天——四十一军对越作战高平战役纪实》,是原四十一军纪委书记宋子佩以五年的时间整理出来的狗插倾心之作,可以说这一文章是他以生命对南疆作战的反思和吶喊。在对英雄的吟唱中,又伴随着几分凄凉和悲壮,读来令人揪心落泪。

随着作者充满激情的笔尖龙走纸端,高平攻坚战的悲壮画面全景式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战役过程跌宕起伏,让我们时而悲愤,时而悲伤,时而热血贲涨,时而泪洒衣裳。

本来是想牛刀杀鸡,速战速决,但却打得如此惨烈;本想3至5天结束战斗,结果打了28天。四十一军的将士们打得英勇,尽心尽力了,不愧是四野主力部队之一。

但是,这一仗赢得也太艰难,只能说是惨胜。何以至此,我想每一位读者在读完此文后,都会陷入深深的思考。

而思考乃胜利之母,失败未必是胜利之母,胜利也未必是自信的资本,只有认真总结胜利的经验和汲取失败的教训,经过充分思考,才能在前人的肩膀上更上一层,才更有把握打赢下一场战争。

我们不必去苛求前人,问问自己吧!如果我们身临其境,我们能否像英雄那样英勇?我们能否不犯前人所犯过的错误?这可能才是宋子佩同志以五年的时间凝炼出二十八天生死搏杀所要期盼的回答。

——罗援


点面突破

陆军四十一军的作战部署是: 战役第一阶段, 以1个师的兵力围歼朔江之敌, 夺取公路, 支援军主力战斗, 以1个团的兵力佯攻茶灵, 迷惑敌人, 隐蔽军主力行动企图。军主力在莫隆一线突破后, 纵深穿插, 与友军一起围歼高平守敌。战役第二阶段, 视情况再向纵深发展。采取点面结合, 避实击虚, 包围迂回的作战部署, 无可非议。然而, 目前的情况是作战地幅宽大, 兵力不足, 没有形成绝对优势, 结果是原定战役第一阶段三五天打完, 却延续至28天, 直到撤军回国。

朔江攻坚

朔江, 越南的一个县城。西北距我平孟4公里, 东北距孟麻16公里, 南距越南河安县20公里, 至高平市50公里, 是越南高平省会翼侧屏障, 边境门户。朔江西北面, 均为喀斯特溶岩地貌, 石峰高耸, 群山林立。山上灌木从生, 多有自然岩洞, 且洞洞相连, 有利的地形让越军能打能藏。东北、东南面石土山连绵, 森林茂盛, 树木参天,通行困难。从朔江经波源至河安县, 有一条50至150米宽的狭谷, 两山相夹形成袋状。谷地有一条公路, 从平孟经朔江直至高平, 并有三条乡村大道在谷地中汇合。整个地形是一种特殊的山岳丛林地, 向来有朔江天险之称。

历史上法国、日本、清军均在此遭受过重大损失。越南吹嘘:"法国、日本都无法突破朔江天险,中国更不行!" 他们誓言要在此地同中国军队打3个月仗, 消灭2万人, 击毁坦克100辆。狂妄自大,嚣张至极。

朔江守敌二四六团, 纠集6个步兵营、3个炮兵连,配属公安屯及边境民兵成两个梯队配置, 扼守朔江天险。越军在防御区内, 构筑了以地堡、隐蔽部、坑道与"A"型隐蔽工事相配合的坚固阵地防御。并改造修整了天然岩洞为火力点, 各种工事与堑壕、交通壕相连接, 形成了浅近纵深、火力交织绵密的火力网。还在阵地前沿、结合部和间隙地, 以及易受我坦克威胁的地段, 布设了大量的防步兵、反坦克混合雷场, 与竹签、板钉、陷阱等障碍物结合, 组成了纵深150多米的障碍区。各阵地前沿,还设有一至三道一列或二列桩铁丝网。在朔江、敦张公路两侧的要点上, 以无后座力炮、火箭筒、美制榴弹炮等火器, 组成了若干个反坦克小组。整个阵地形成了支撑点式的环形防御体系。另在各岩洞内屯积了大批弹药和军用物资, 企图凭借朔江"天险"阻止我军进攻。

122师担负围歼朔江之敌的任务。指挥员的正确指挥, 来源于对敌情和地形的周密侦察与充分了解。师长于新义、政委张登芳不辞辛苦, 白天在山岳丛林中穿进钻出, 沿着峭壁深沟爬上爬下, 有时还深入到前沿潜伏, 看道路、摸敌情。晚上, 摊开地图, 面对沙盘, 深入分析, 研究打法。他们根据任务、敌情和地形, 反复研究讨论。

"平孟方向敌方地形险要, 工事多, 火力强, 兵力密度大, 是朔江之敌主要防御方向, 攻起来肯定是硬碰硬。"父亲的图片

"在平孟方向突破,我方地形狭窄展不开兵力且很难奏效。但平孟至朔江距离约4公里, 有公路直通, 便于我重装备向前机动, 也便于直接观察和组织各兵力协同。"

"孟麻方向是敌兵力较薄弱的防御侧翼,便于突破,但距朔江比平孟远, 纵深较大, 观察不便。另在国境线两侧约有4公里距离无路相通, 重装备无法出境, 如能修一条急造军路, 从此地段突破最为有利。"

"这里山高谷深, 抢修急造军路有很大困难, 恐怕时间来不及,最主要的是缺少工兵分队。"

"孟麻方向是敌防御弱点, 地形是我方高, 敌方低, 我突破后便于从翼侧攻占朔江, 只要组织力量抢修一条急造军路, 就可以在此突破。"

他们再三权衡利弊, 决定避实击虚, 全师成1个梯队, 以1个团(欠1个营)配属坦克1个连, 在平孟方向进行牵制性进攻。集中2个团另1个营, 2个坦克连, 在孟麻正面109至106号界碑之间突破, 向墩张、朔江南山方向实施主要突击, 从侧后攻歼朔江之敌, 并集中工兵、民工抢修急造军路。

2月16日该师完成了一切进攻准备。

2月16日拂晓

122师364团在进行攻击战斗准备时, 一名工兵操作手不慎弄响了炸药, 5包炸药瞬间爆炸, 将附近的汽车、帐篷、房子炸塌炸烂, 当场炸死4人, 重伤13赵得三人。团首长机关误以为敌炮火袭击, 慌忙跑上山去, 整个部队以为总攻开始, 立即向前开进。顿时, 全团上下惊恐万状, 乱成一团。后来才弄清是工兵连战士操作不慎引起炸药爆炸(《四十一军司令部战例选编》第57页)。

2月17日4时40分

364团加强365团三营(下称配属营)八连, 在师炮兵群实施炮火准备时, 进至敌阵地前第一道铁丝网破障。一名新兵由于紧张, 爆破时炸伤了自己人(5人), 这时, 部队惊慌得马上散开, 又有19人触雷伤亡。炮火延伸时, 团指令配属营八连迅速攻占那良诺1号高地 ,保障团主力加入战斗。八连连长急于完成任务, 未将障碍物全部清除, 就带领10多人向1号高地冲击, 结果踏响地雷,连长等8人伤亡。至此,八连伤亡32人(其中干部3人),建制打乱,攻击失利。

8时40分

364团决定, 该团七连接替配属营八连任务,并组织4个炮兵连, 向那良诺1号高地急袭。9时20分, 七连连长亲自指挥2门无后座力炮, 摧毁了1号高地守敌2个机枪火力点。七班长黄瑶龙英勇无比, 带2名战士,以直列装药爆破筒连续爆破的方法50分钟开辟出一条150米的通道, 并从东侧突人敌人阵地。连长立即带领二排、twinks三排向2号高地冲击, 但遭到盖沟地堡火力拦阻, 伤亡3人。连长立即通过电台召唤火力支援。几分钟后,团炮群猛烈火力射向2号高地, 二排趁机用集团装药炸塌盖沟顶部, 连长第二次率二排、三排冲上1、2号高地,毙敌6人。

13时30分

七连向3号高地发起进攻。三排从东侧突入堑壕, 与敌进行激烈近战。二排从西侧攻击,炸毁敌地下隐蔽,毙敌9人, 二排长作战勇敢, 智勇双全, 乘胜带领全排向4号高地攻击, 但遭敌反击。连长迅速指挥火力猛烈压制反击之敌, 五班、六班灵活迂回到敌后, 毙敌9人, 余敌向坂红方向逃窜。此时,七连弹药耗尽, 就地转入防御, 补充弹药。七连初战取胜, 歼敌38人, 本连伤亡12人。

17日4时40分

配属营九连出境, 沿通马、左姆向胡志明展览馆侧后迂回。至11时30分先后攻占通马、488高地的左姆, 歼敌29人。

配属营七连, 17日10时攻占473高地主峰, 遭该高地东北侧无名高地之敌顽强阻击。炮兵前观发现后, 迅即呼叫、指挥1门122榴弹炮连续发射46发炮弹, 摧毁了敌人的工事及火力点, 七连立即冲上阵地, 歼敌16人。

19时30分

364团攻占650高地、473高地和胡志明展览馆线阵地。歼敌130人, 本团伤亡70人。战斗进展顺利, 团指下令巩固已得阵地, 抢修工事, 加强警戒, 翌日再战。

122师365团(欠三营), 于17日5时在炮火延伸后, 一营在平孟东南关卡突破,向榕树山发起进攻。

下午6时

全营伤亡25人, 损伤坦克1辆,毫无进展。二营向马利发起进攻, 7时左右, 五连进至马利东北山垭口, 发现村庄内有敌人, 连长急调二排加入战斗, 但二排走错了路, 不知去向。连长心急如焚, 只好率领一排攻击, 三班冲到第一道堑壕时, 伤亡5人, 正副班长及火箭筒副射手牺牲, 攻击失利。二排赶到后, 又组织第二次攻击, 经过1个多小时的激战, 攻占马利村及西侧山垭口, 歼敌15人。接着营指又下令五连向陡壕方向出击, 当进至陡壕东北侧无名高地时, 遭敌炮火拦阻。连长即指挥82无后座炮、60炮压制敌火力, 二排长李汉鸿指挥五班连续爆破, 摧毁敌3个岩洞火力点, 毙敌9人。六班向高地侧后迂回, 突然向敌冲击, 毙敌7人。一排从东北侧冲上高地, 10多个敌人仓惶溃逃, 被五班、六班全部击毙。

五连于13时30分占领陡壕东北侧无名高地后, 连续作战, 又向黄土山发起攻击。

连长指挥二排进至尖石山时, 遭敌半山腰岩洞口火力阻击, 指导员立即指挥火力组用82无后座力炮、重机枪逐洞射击, 支援二排冲击, 推毁敌3个岩洞火力点, 毙敌6人, 一排、二排趁机勇猛冲上尖石山东北侧高地。

二营四连, 于7时进至坡茶后, 遭敌长白山火力封锁。连长孔令华靠前观察敌情, 中弹牺牲。副连长接替指挥, 他带领三排向良吉村攻击, 7时30分占领村庄, 毙敌3人。二排攻占小榕树山和北侧无名高地, 毙敌5人。三排继续向长白山发起进攻, 在长白山北侧山脚敌设置的雷区, 连续爆破炸毁敌28个地雷、2道铁丝网。向山顶发起冲击时, 突然遭到敌暗堡火力射击。排长果断组织火力掩护, 八班迅猛冲人敌第一道堑壕, 这时敌人在火力掩护下, 用1个班的兵力向三排反冲击, 八班长牺牲, 副班长负伤, 危机时刻, 战士黄友文奋不顾身, 操起火箭筒跃到敌火力点附近, 连续发射3发火箭弹, 摧毁敌人2个火力点,支援战友打退了敌人的反扑。而他也壮烈牺牲。

二营六连,于17日12时加入战斗, 当攻击前进到长白山山垭口东侧无名高地时, 尖兵班惊慌失精, 报告连长半腰有很多敌人,连长未仔细观察就下令攻击, 打了一阵不见敌人还击,才能发现是伪装的"草人"。12时30分, 六连在炮火掩护下、同黄土山进攻。14时占领敌阵地第一道堑壕、守敌组织火力猛烈还击, 一排长牺牲,三班长负伤, 六连长练照康中弹牺牲。

14时30分

二营根据团指命令调整部署向长白山北侧进攻,决心首先夺取黄土山、尖石山、尔后围歼长白山之敌。

六连副连长何荣兴接替连长指挥, 第二次向黄土山攻击,因敌火力猛烈, 副连长负伤, 只好退回原处。

五连加入战斗,配合六连转向黄土山攻击。

六连经短暂调整, 于7时第三次向黄土山攻击。全连官兵同仇敌忾, 誓为战友报仇, 前赴后继, 英勇作战,一举冲入敌第二道堑壕, 在壕内与敌撕杀。经1个小的激战,攻占黄土山,毙敌2人,缴获高射机枪1挺, 余敌溃逃。

二营在与敌激烈战斗时, 营干部与随该营行动的某付团长,认为部队从早上发起进攻, 激战1天, 伤亡很大,伤员烈士未送回国内, 特别担心夜间被敌偷袭包围, 心情十分恐慌。于是便向团指报告:" 敌火力正向我四面射击, 我们已包国", "全营伤110人,亡30人, 失踪50人, 其中连长亡2人伤人(当夜核实: 伤68人,亡19人)。"(《四十一军司令部战例选编》之十七)。

他们为了"安全"不惜夸大事实, 谎报军精, 从而达到撒回国内的目的。

365团主要领导也被报告所吓, 未经核实向师指请示, 请求二营撒离战场, 返回国内。师指误信为真, 立即回电同意回撤。白白丧失了1天的战斗成果, 且为翌日的进攻增加了困难。

二营组织撤退时, 遭敌炮火封锁。

团指多次指示二营报告所在位置坐标, 准备组织炮火掩护。但干部识图用图能力极差, 几次都未能报告准确位置。副团长手拿地图, 额头汗珠流淌, 急得颤抖。他把警卫员喊来, 警卫员看他那焦急的表情, 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某副团长急切地问警卫员:" 你不是在战前学过识图用割掉腋下汗腺会留疤吗图吗? 快帮我找到站立点!" 警卫员马上紧张起来:"首长,我才学了两天也没学懂。"

团指没有办法,只好用电台明语找副团长讲话。

问:" 你在哪里? 快回答。"

答:" 我在这里! 在这里!"

问:" 你那里的坐标多少? 快报来! 快报来! 听到没有? 快回答!"

答:" 我找不到, 不知道! "。(《四十一军司令部战例选编》第77页,"错将二营撤回境", xx团司令部)。

x副团长和二营的干部, 都不会识图用图, 实属真情。因为他们多年担负生产任务, 很少训练, 即是搞点训练, 也是战士的事。

现在吃了苦头,一筹莫展。

17时30分

二营在撤退中, 五连连长指示60炮班向735高地射击, 其中有2发炮弹落在黄土山上营指附近, 炮弹一响, 营指一片混乱。六连以为是敌人向他们反击, 立即开枪射击, 五连又误以为黄土山被敌夺去, 全连各种火器一齐射击, 五连、六连对打几分钟后, 才发现是误会, 万幸没有伤亡, 但部队黄腰虎头蜂相当恐慌混乱。

17日夜

敌人恢复了部分阵地。

365团的战斗,又要从头开始。

122师366团, 于17日拂晓在107号界碑打开口子, 一营10时左右攻占750高地, 歼敌14人, 俘敌2人。三营进至朗郭西侧山垭口时, 遭敌交叉火力射击, 八连前进受阻, 营指令七连、九连加入战斗。三次向敌冲击, 均遭敌火力压制, 副营长牺牲, 部队伤亡26人。团指决定改变攻击方向, 令二营六连从八连侧翼迂回攻击, 但遭朗涌村北侧之敌阻击, 连长带三排向敌攻击, 指导员带部队拥挤在土坎一线隐蔽, 毫无战斗准备。三排攻击失利, 连长及8名战士牺牲, 部队立刻大乱, 人员到处乱跑, 又遭敌炮火袭击, 当场又伤亡15人。在此紧急情况下, 指导员既不稳住部队, 又不支援三排,抢救伤员, 却跑到山洞里隐蔽。三排长看到连长阵亡, 七八名战士牺牲、负伤, 吓得他把伤员、烈士全部丢掉, 仓惶后撤。营长发现六连跑散了, 便大声呼喊:" 六连不要撤, 顶住, 守住阵地。" 副连长雷招信出面制止部队后撤, 指导员说 "顶个屁 "。一、二排见三排猛往后跑, 也惊慌地跟着乱跑。有的战士边跑边喊:" 敌人反击了! 我们被包围了!"

六连从前面撤退下来, 冲击到后面二营、三营的部队。顿时, 两个营也恐慌地到处乱跑, 各自回撤, 班不成班, 排不成排, 建制混乱, 溃不成军, 拼命向国内跑去。两个营的部队乱了套, 团后勤数百名民工, 看到前面部队仓惶溃逃, 以为敌人追来了, 丢掉担架和物资, 也拼命向国内逃跑。六连指导员带20多人跑到团指附近停下来, 看到有很多人都往后撤, 他感到团指也不安全, 又撤到团指后面一个山头上才停下来壮阳药排行榜。这会儿他松了口气, 感到团指挥所在前面给他顶着, 这才安下心来休息。六连副指导员和二排、三排长带20多名战士, 当晚跑到团指休息。直到第二天, 六连才把跑散人员陆续收拢归队。(《四十一军司令部战例选编》"六连安麻地区失利战斗",团司令部)。

"只能白天打, 夜间不打。"这是军首长在作战会议上的明确指示。

17日夜, 全线沉寂。

122师指挥所,分析战况:

"一天战斗进展不大, 受挫较多, 敌第一线连的阵地尚未被完全突破。"

"敌人很狡猾, 在我炮击时利用岩洞、隐蔽部隐蔽, 待我接近时突然开火, 增大了部队亡。"

"要严密组织火力和步炮协同, 以小群多路的疏散队形隐蔽接敌, 认真搜索, 加快速度进攻。"

"师炮兵一、二分群要集中火力压制475高地、那良诺东侧高地和长白山之敌。"

师政委张登芳对一天的战斗情况进行了深入的反思总结。他认为只有采取新的战法才能减少伤亡, 消灭敌人。他亲自打电话反复叮嘱部队: 要小群多路避免队形密集; 要夺取制高点, 力求从侧后下手;要开展群众性的观察,发现目标先敌开火;要搞好步炮协同,用单炮直接支援步兵分队进攻。各团根据师的指示, 作了相应的准备。

2月18日

厮杀又开始了

122师364团三营, 于7时40分再次投入战斗。九连进至坂红村南石山时遭敌猛烈火力阻击, 伤亡22人, 部队被压制在石山下, 进攻失利。八连从坂红村东侧向石山侧后迂回攻击, 战至18时, 敌人向南溃逃, 占领石山。配属营七连、八连于15时45分, 攻占坂黄村及东南无名高地, 18时攻占那寮东北无名高地, 歼敌22人。战斗中, 八连冯成球小组3人与连排失去联系, 独自作战, 利用夜暗推毁敌人3个火力点, 东北丈母娘毙敌9人, 缴获高射机枪、重机枪、班用机枪各1挺。团长、吕副团长靠前指挥, 率领三营向郭张方向穿插迁回, 24时占领郭张, 进至东北石山, 与敌遭遇, 毙敌1人, 俘敌4人。

122师365团一营, 于11时10分, 向朗吉东南无名高地和马利村攻击前进。15时再次攻击黄土山时, 遭敌阻击。二营(加强二连)沿黄土山北侧进攻, 14时夺取敌第一道堑壕后, 与敌对峙到夜间。四连干部认真总结第一天战斗的经验教训, 在阵地召开支委会, 分析敌情、地形, 研究打法, 决定偷袭拿下长白山。首先在长白山北侧石壁陡峭、敌防守薄弱的地点突破, 以小群多路夜摸, 秘密夺取制高点, 尔后再从山上往下打, 逐洞逐缝歼敌。具体分工是: 三班从北侧攀登, 一班、二班从东北侧攀登; 二排在一排行动时,向敌石山实施佯攻。 牵制迷惑敌人; 三排控制山垭口,防敌向我侧后攻击。

二营长同意四连偷袭长白山的计划, 立即指令营炮兵群向长白山东南侧射击。四连二排首先向敌石山佯攻。 把敌炮火引向二排, 二排长负伤, 四班长代理排长指挥。一排在炮火和二排的掩护跑步通过雷区, 进至长白山山脚。三班7名勇士在班长谢振华带领下, 向山顶攀登。进至山腰时, 敌人突然打来一梭子子弹, 班长沉着判断是敌盲目射击, 继续攀登。突然一块落石砸中1名战士的头部, 该战士摔下山底, 当即昏迷。副班长立即下山抢救, 三班仅剩5个人。

长白山海拔700多米, 坡陡70多度, 满山都是乱石和山洞, 无路可走, 无树可攀, 黑夜伸手不见五指。5个人全靠手抠石缝, 脚踩石棱, 身躯紧贴着石板, 艰难地摸索着往山顶攀登。班长谢振华直在前方探路。历经两个多小时爬到山顶, 未被敌人发现, 于是立即搬石头构筑简易工事, 掩护连主力登山, 并发出登山成功的信号。

122师366团, 认真吸取第一天的教训, 于18日8时再次向敌发起d3252攻击。一营三连向朗涌村西南侧无名高地进攻。 毙敌6人,缴获轻重机枪各1挺、火箭筒1具。三营九连, 边打边插, 进至朗涌村东南侧时, 遭敌阻击。三排迅速占领有利地形, 奋勇冲杀, 毙敌15人, 缴获重机枪1挺, 火箭筒1具。这时, 敌约2个排的兵力向九连反击。连长立即呼唤炮兵支援, 并在炮火掩护下, 发起反冲击。一场激战, 毙敌30名, 摧毁敌60炮阵地。12时, 二连加入战斗, 被敌火力压制在公路两侧。一营立即指挥炮火掩护, 并令一连向公路北侧无名高地冲击, 占领该高地。二连、三连在炮火和一连的掩护下, 从侧后直插朗涌村。战至17时, 一营攻占朗涌村, 歼敌32名,暴食巫主 缴获重机枪1挺, 60炮3门, 火箭筒2具, 冲锋枪18支, 弹药库2座。

二营六连经调整组织, 补充弹药, 团政委亲自做了动员后, 由三排长代理连长, 继续担任渗透穿插任务。

2月18日15时, 军指下令催促二师加快进攻速度, 迅速打通朔江公路。

17时, 军指电报:" 一师已穿插到班庄, 你师迅速打通平孟、朔江经坂红至安乐公路。"

122师师长、政委得知友邻部队已经迂回到高平之敌后方, 上级规定本师一天要完成的任务已进行了两天尚未完成, 部队进展较慢,深感不安, 唯恐影响战役全局。于是, 决定坦克部队加入战斗, 迅速消灭当面之敌, 并在夜间连续进攻。命令364团消灭坂红、坂黄地区之敌后, 主力搭乘坦克迅速向墩张、朔江急进。命令365团三营控制有利地形, 保护1东莞地铁,架子鼓,约克夏08号界碑至那骄的道路, 余部继续向长白山攻击, 务必夺取。命令366团消灭朗涌村之敌后, 团主力向坂洋急进切断朔江之敌退路。

2月19日, 战斗第3天。

122师364团, 团指于拂晓前在和睦、那骄开设。

该团一营于10时从敦改向坂洋西大无名高地进攻, 三连沿公路向朔江进攻, 进至敦改西侧遭敌火力阻击, 前进受阻。二营五连迅速攻占朗批村, 歼敌20多人, 但敌冒充我电台, 用密语下令五连撤回敦改西侧, 五连信以为真, 未能继续战斗。一营配属四连在向大无名高地西侧进攻时, 迷失方向, 返回原地。二连进展迟缓, 当夜只进至大无名高地西位面鬼差侧山背。全团进展不利。

122师365团, 二营四连和二连四班、五班共46人, 在四连指导员的率领下, 于19日3时登上长白山主峰, 他们立即从上往下攻击,采取小群多路与敌人逐洞逐缝撕杀战斗。敌人三两人一组,分散隐蔽在岩洞与石缝里顽抗。三班长谢振华带领4名战士,交替掩护, 匍匐前进, 逼近一个洞就炸毁一个。他们]战斗1天, 炸毁4个山洞毙敌12人, 炸毁重机枪1挺, 谢振华和1名战士负伤。五连在长白山南侧山脚加入战斗后, 遭尖石山敌火压制。战士何学高冒着敌人的密集火力, 猛打猛冲, 突入敌人第一道堑壕。接着他又跃起冲向第二道堑壕。突然, 敌人从暗堡里打出一梭子弹, 打伤了他的左手。

这时,从左侧竹林里又窜出2个敌人, 何学高正要向敌人投弹, 不料敌人几个箭步冲到跟前, 把他抱住。何学高左手负伤, 无力挣脱, 被敌人摔倒。一个骑在他的腰部,一个卡住他的脖子, 危机关头,何学高临危不惧, 怀着对祖国的无限忠诚, 毅然拉响了手榴弹, 2名敌人当场被炸死, 他自己身负重伤。五连几次攻击失利后, 竟擅自撒出战斗休息。六连配合一营多次攻击长白山东侧尖石山, 均无进展。

19日, 五团各营、连进攻战斗均未奏效, 黄昏时撤至榕树山组织防御。

122师366团, 一营于6时穿插至弄堵以南, 二连攻击坂涯外围, 歼敌6人, 俘敌1人。营指审俘得知, 坂涯周围有敌1个营的兵力。营长立即调整部署, 攻击1、2、3号高地, 激战1个多小时, 无进展, 伤亡14人。营长再次组织攻击, 激战3个多小时, 三连攻占2号高地, 歼敌16人, 一连攻占3号高地, 歼敌12人, 二连攻占坂涯北侧的小石山, 歼敌30多人。接着二连又向1号高地进攻。由于敌火力密集, 攻击失利, 一连伤亡32人, 二连伤亡11人。

16时15分, 366 团三营八连攻占朔江南山大无名高地主峰, 三营干部将该地误判为592高地(相距1000多米)并向团指报告。团未经核实即向师报告:" 我已占领592高地。" 这时364团一营正向大无名高地进攻, 因师通报366团八连已占领592高地, 便把大无名高地上八连误认为是敌人。364团一营与366团三营对打10多分钟,误伤3人, 其中亡5人(《四十一军司令部战例选编》第106页)。

19日16时30分, 122师接到军指电报:"敌无弹药, 很恐慌要求派兵电影还魂砂增援, 你师抓紧时间围歼敌人。"师根据军的指示, 对各团下达了相应的指示, 并决定连夜继续战斗。

366团二营六连, 于19日夜穿插至592高地北侧时遭敌火力袭击, 一班长和1名战士负伤, 1挺轻机枪和1支冲锋枪丢在负伤地点, 未敢下山取回。这时, 六连向营报告:" 遭敌阻击, 情况严重, 已被敌夺去机枪1挺, 冲锋枪1支, 请示撤回。" 营指令其向五连靠拢, 但他们撤至五连阵地上宿营(《四十一军司令部战例选编》, "二营六连马利战斗失利",团司令部)。

2月20日, 是战斗最残酷的一天。

122师364团奉军、师命令, 于20日凌晨4时, 由欧副团长率领二营强攻朔江县城, 夺取公路。部队突入距朔江县城200米处, 遭敌三面猛烈火力夹击, 由于天黑, 敌我双方以火力对射。部队散在公路上, 没有地形可以利用。6时, 天已渐亮,敌人火力加大, 二营伤亡较多, 被迫退守到公路两旁小水沟里(高30厘米、宽50厘米)。8时, 敌以82无后座力炮、60迫击炮和多挺高射机枪, 向二营密集射击。二营干部伤亡大半, 欧副团长牺牲。团通信连战士常超淼, 卧在公路边的水沟里, 不停地向团指报告部队的位置和进攻情况, 向二营营长传达一个又一个命令。二营长负伤后, 常超淼不顾危险, 冒着敌人密集的火力爬到二营长身边, 根据二营长口述及时向团指报告情况。8时30分左右, 常超淼的头部、右大腿和腹部多处中弹, 他忍着伤痛, 坚持向团指挥所报告敌火力点位置和我炮火射击效果。在激烈的战斗中, 他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电台联络, 直到胸部中弹壮烈牺牲, 牺牲前他还把密语本销毁在身旁。

由于敌人的火力太强, 地形对我十分不利, 二营被压制在东西长约300米的一线地段。因伤亡过大,建制已乱,无法组织攻击。呼唤炮兵支援, 因距敌太近, 怕误伤自己人, 团炮群未敢组织射身击。营指又呼叫坦克支援, 团立即派出1个坦克排搭乘五连二排增援, 但进至波源村时, 2辆坦克触雷炸毁, 二排大部伤亡, 只有4人生还。二营在此被敌火压制7个多小时, 伤亡186人(其中亡120人)。第一次向朔江县城攻击失利(《四十一军司令部战例选编》"Xx团朔江地区进攻战斗")。

当日16时,师又接军指电令:"迅速打通平孟、朔江、坂红至安乐的公路。"

此时, 二营被敌火压制在朔江县城外面的公路上, 还未撤回。伤员烈士也未能抢救回来, 便又展开第二次攻击。364团干部知道不夺取朔江外围制高点, 是无法攻克朔江县城的。但军令如山, 德米亚尼只好又组织二连搭乘坦克, 第二次向朔江冲击。17时30分, 第一辆坦克被敌炮火击中, 道路堵塞。敌人集中炮火向二连猛烈射击。仅十余分钟, 坦克全被击毁, 二连伤亡108人(其中亡49人), 坦克营伤亡42人(其中亡26人), 坦克被击伤击毁24辆。两次冲击均告失利, 伤亡300多人, 干部战士愤怒异常, 破口大骂:" 是哪个混蛋瞎指挥的, 明明知道不占领外围的制高点, 是无法攻占朔江县城的,却硬是要我们三番五次冲锋, 白白送死! 谁下的命令要他来冲冲看 !"

......

战斗无法再进行下随身空间之农家乖乖女去了。当夜, 团组织力量抢救伤员, 搬运烈士, 并召开团党委紧急会议。团政委赖度烈心情沉重,他深思着, 两次攻击失利, 既未完成任务, 又遭受惨重伤亡, 原因在哪里呢? 他既要稳定部队的情绪, 又要维护上级的威信。他对大家说:" 今天的战斗伤亡很大, 我们都很悲痛, 有些同志还很气愤, 这都是可以理解的, 现在我们必须冷静下来, 讨论一下如何稳定部队情绪和下步如何战斗。"

"死了那么多人,还要我们冲, 下面提意见也不接受, 还有什么军事民主? 再要我们这样冲, 那就请下命令的大官上阵试试看!"一位干部气愤地说。

"按原来的方案先攻占外围几个山头,县城不攻自破, 为什么突然改变计划, 直取县城? 这样打, 外围要点未占领, 县城也未攻破,部队还伤亡那么多人, 真使人痛心啊!" 一位干部说到这里, 哽咽着再也说不出话来。

"明明知道这样打不行, 硬要我们执行命令, 不管什么命令都要执行, 这叫什么指挥?" 一位干部埋怨说。

大家一致认为, 敌人并不强大, 主要是指挥错误, 并迅即建议上级执行原来制定的先打要点、后攻县城的方案。

365团为配合364团攻打朔江县城, 在坦克和炮火支援下, 占领了第二榕树山和那杀。16时, 奉师指令, 向朔江进攻, 多次冲杀均未奏效, 朔江公路仍未能打通, 只好停止进攻。

365团四连及二连四班、五班,在长白山继续战斗,共摧毁敌34个山洞, 毙敌72人, 俘敌1人, 缴获轻重机枪12挺, 60炮1门, 火箭筒6具, 枪榴弹7具, 冲锋枪、手枪20支。

365团六连在第三任代理连长的率领下, 于19时攻占735高地, 至此, 长白山战斗基本结束二营经3个昼夜的浴血奋战,全歼守敌304人。

20日, 366团一营在坂涯地区战斗一天, 仍无进展。三营先后攻占劳利、坂涯南侧, 策应一营战斗。团指命令二营六连向安麻公路穿插, 伏击南逃之敌。当进至安麻西北山脚时, 尖兵班报告:" 山上有堑壕和工事, 可能有敌人防守。" 连指未经核实, 立即组织火力, 展开攻击。当二排、三排进至高地时, 才发现空无一人, 既消耗了弹药, 又暴露了自己。12时, 六连进入设伏区。14时, 约20多名敌人沿公路南逃, 在敌距六连阵地800多米时, 指导员梦赴永恒惊慌失措, 急忙向二排高喊:" 二排快过来, 向我靠拢! " 接着代理副营长也站起来大喊大叫:" 敌人来了, 做好战斗准备, 不要让敌人跑掉! "敌人听到喊叫声, 并看到山上有人, 迅即向公路两侧逃散, 六连失去了歼敌的最佳时机(《四十一军司令部战例选编》"二营六连朗涌安麻失利战斗",团司令部)。

20日16时, 366团二营六连召开干部会议。 部署夜间设伏方案, 决定在防御阵地西侧, 派1个班前出设伏, 其他人集中山顶休息。1个排负责1个晚上, 每班发现一次敌情处置完后换一次班。发现小股敌人, 以火力消灭, 大股敌人以火力阻击, 并发信号向连指报告。

22时, 从朔江南逃的一小股敌人, 进到三班设伏点, 全班开枪射击, 打跑了敌人, 三班1名战士负伤。这时, 二排长带四班接替三班, 发现小股敌人南逃, 全班一齐射击, 又打跑了敌人。21日时30分, 发现20多个敌人从朔江南逃, 全班一齐开火, 与敌对打10多分钟, 不知敌人动向。3时30分, 又有一小股敌人南逃, 全班又开枪射击 , 这时有六七个敌人, 从四班侧后偷袭, 四班长误以为是换班的。 站起来问口令, 被敌打死。

四班经三次战斗, 早该换班了, 排长便发信号与连指联系, 反复联系20多分钟没有回答。四班副班长判断连指可能已转移, 建议排长撤到连指阵地。这时, 又发现公路上有几十个敌人逃, 排长估计是敌人有组织的偷袭, 一个班顶不住, 便带四班一边向敌射击, 一边向连指阵地撤退, 又把敌人放跑了。

二排长带四班回到连指阵地, 竟然没有一个岗泰安海岱花园酒店哨, 全连都在呼呼睡大觉。二排长到处找不到连指, 20多分钟后, 才在"A"型工事里将熟睡的连长、指导员叫醒。向他们汇报了情况, 建议部队下山消灭南逃之敌。但连长没有理睬他的意见。(《四十一军司令部战例选编》"二营六连朗涌安麻失利战斗",团司令部)。

该连队干部素质低, 训练不到位, 组织纪律差, 令人深思、令人痛心!现摘录《四十一军战例选编》"团二营六连朗涌、安麻地区失利战斗"相关情况:

该连两次战斗, 两次失利, 伤亡20多人, 未能完成上级赋予的任务, 主要原因是: 干部怯战, 擅离职守, 战斗积极性差, 组织指挥不力, 部队组织纪律差。

(一)执行上级命令不坚决,干部模范作用不好。

2月17日朗涌战斗中, 连长肖浩牺牲, 部队琼粤彩吧惊慌失措, 指导员丢下部队不管自己躲在山洞隐蔽。三排在与敌激战中, 排长不经请示, 便带领七、八班撤出战斗往后跑。营长呼喊六连守住阵地, 指导员不仅不执行命令, 还对正在制止部队后撤的副连长说"顶个屁", 只顾自己往回跑, 部队失去指挥, 人员失散。2月19日, 团指令该连当晚穿插至安麻, 待机歼灭朔江溃逃之敌。连的主要干部信心不足, 发牢骚讲价钱, 说按团的命令很难按时到达。当晚在穿插途中, 遭小股敌人袭扰, 尖兵班机枪手负伤, 机枪滚下山坡。连干部不到前面了解情况, 便向营指慌报情况, 要求撤回, 误了战机。到达安麻后, 又不按团的命令前出坂红村占领有利地形, 伏击溃逃之敌, 只派一个班在公路东侧阻击敌人。 未达到目的。2月20日晚上, 四班在山下阻击敌人, 整夜枪声不断, 但连的干部却躲在工事里睡大觉, 没有一个人下山指挥战斗。

(二)不讲战术, 指挥失误。

两次作战失利与干部不讲战术, 错误指挥直接相关。2月17日攻击朗涌村, 没有很好地组织战斗。当七、八班攻打小竹林高地时, 在后面指挥的连指导员麻痹轻敌, 对处在敌火下的部队, 不会组织隐蔽疏散。全连百余人拥挤在一条宽60厘米, 长30米的土坎下, 喝水吃干粮, 遭敌炮火袭击, 造成不应有的伤亡。2月20日到达安麻后, 没有控制坂红村附近要点, 卡住敌溃逃之路, 而把兵力放在离公路400米的山头上。12时30分, 发现2个敌人南逃,才派七班前出公路西侧洼部设伏。对设伏分工, 连又作了每排1天, 每班处理完1个情况, 便轮换的错误规定。

四班与敌人打了3次, 3个多小时, 向连指发信号联络时, 全连都在睡觉, 全然不知。

(三)干部态度粗暴, 部队纪律不严。

20日19时30分, 代副营长把60炮班调来调去, 引起班长不满, 代理副营长大发脾气, 拔出手枪威胁。班长也操起冲锋枪对准副营长, 剑拔弩张, 非常紧张。2月25日, 副指导员看战士黄云成不顺 ,打他一个耳光。他还经常拿出手枪吓唬人, 开口就是老子枪毙你。2月26日, 在一次班以上干部会议上, 个别排长迟到, 代理副营长便在会上讲: 以后哪个排长执行指示不坚决、动作慢, 班长可以枪毙排长。副连长不听命令, 我副营长有权枪毙。有一次指导员带二排到592高地接替九连任务, 途中战士拣到一条米袋, 里面有一些大米, 当时大家已几天没有吃饭又饿又累, 战士想把米煮给大家吃, 可是指导员却拿去自己吃掉了, 战士极为不满。2月24日, 副指导员用担架送炮连1名伤员去营部, 送到距离四连阵地不到一百米处, 就放下走了。这个伤员又气愤又绝望, 便向四连1名过路的战士要手榴弹自杀, 该战士立刻报告四连干部,才把伤员送到营部。

2月21日至22日, 122师集中主要兵力继续向朔江进攻。

364团听取基层的意见后, 不再直接攻打朔江县城, 改为首先攻占县城周边制高点。三营向朔江县城南侧小石山进攻, 二营向郭涛北侧石山和岸生进攻。战至21时上述要点均被我军占领。

365团一营二连在6辆坦克配合下, 向大黑石山发起进攻, 17时攻至大黑石山好好僵尸女孩南侧, 遭敌三面火力压制, 伤亡较大。19时, 二连擅自后撤至那杀, 营指发现后立即命令其继续战斗。23时左右, 二连对大黑石山形成包围态势。

14时30分, 师获悉敌二四六团团指在安律, 师即指示炮群向该地区射击, 敌惊慌向南撤逃。师指令366团追歼逃敌。366团五连、七连进至安律以东地区, 因未进行认真搜剿, 使残敌一部漏网。18时45分, 该团奉命撤回墩张、朗索地区。

22日21时, 364团三营攻占朔江北侧大黑石山, 与365团一营会合。完成了围歼朔江之敌和打通平孟至朔江公路的战斗任务。从2月23日开始, 122卡卡拉女王师主要担负清剿朔江地区之残敌, 继续打通朔江、安乐至高平的公路和护路的任务。

该师自2月17日至2月22日, 共毙敌团长以下2080人, 俘敌59人, 缴获75口径以上火炮41门, 60炮及各种枪、筒491件, 汽车8辆, 各种电台17部。基本歼灭朔江守敌, 打破了"朔江天险牢不可破"的神话。

未完待续——